明月照我心分集剧情介绍(1-36集)大结局

明月照我心第1集分集剧情介绍

汐月公主爱麦拉差点被刺客刺杀 李明月的粗俗让李谦大为反感

  景合二十年冬,汐月和北宣重建邦交,二王子凯尔比亲送公主爱麦拉入北宣和亲。送亲队伍行至都城兴安。便被百姓围得水泄不通,人人皆想一睹公主的芳容。

  一个女子走在喧闹的大街上,不时吃着沿途的零食,还询问有没有杂耍之类的热闹可看,只见一个沙包滚落在地,一个孩童上前拿住,突然从天而降一伙刺客,二王子凯尔比保护公主,奋力搏杀。眼看刺客已经接近公主的轿子,还有长矛刺向轿内,千钧一发之际,从天而降一个蒙面的白衣公子,奋力刺杀刺客,刺客悉数被杀,公主立即转危为安。二王子凯尔比询问救人的英雄大名,白衣公子并没回答,只是建议他们早日回自己的国家。随即追赶幸存的刺客,逛街的那名女子闻讯追去,大喊不放过刺杀二哥凯尔比,却沿着房檐时跌落下来,被白衣公子用绸缎接住,然后继续追赶那唯一逃脱的刺客,刺客宁死也没坦白幕后指使他们刺杀公主的人是谁。此时有手下告诉公子刺客是叛军所派,公子是资王李谦,他把剑扔掉,因为已经脏了。

  凌王府内,心腹说刺杀公主失败,公主已经到了官驿,行动已经开始就不能回头了,而且此次汐月公主与资王和亲是皇上赐予资王的一种力量,不能不管。凌王突然指向说话的乔大人,让他不要挑拨离间。

明月照我心海报

  有人送来一个箭头,闻起来有股子龙涎香,射中的香囊只有王子配用,凌王故此推测那蒙面的白衣公子是资王,还有一个情况就是第二支本该射公主的却射向了资王,凌王让心腹们一定要保密今天的事情,手下已经散出风说是叛军要刺杀公主,凌王最后感谢心腹们为他谋划今天的事情,但是警告他们以后再也不能自作主张。

  凌王让人送去乔府一些物品,宣这里的主人女儿乔慧心进府,不能逊色任何人,乔大人责怪女儿乔慧心竟然不屑大王子凌王捎来的绸缎,乔慧心称只钟情于资王,既然已经定亲于他,就永远是他的人,哪怕是只做一个妾也心甘情愿,因为她理解两国和亲是国家大事。她也深知凌王对她一往情深,而且其生母淑妃深得皇上恩宠,凌王作为大太子,是皇位继承人的大热门。但她不能辜负母亲生前的遗愿,让她嫁给资王。

  仆人雀砚为资王更衣,认为资王的英姿抵挡不住公主对他的倾心。第五澄来报,凌王被父皇要求调查公主被刺杀事件,资王推断凌王又想趁机邀功。

  原来一路游逛的女子才是真正的公主爱麦拉,如今已经被赐名字叫李明月,而轿子里的替身叫袒丽,明月见刺杀事件没让自己败露,又继续沿途吃美食起来。

  皇上询问李谦是否不愿意和亲,李谦承认了,皇上很生气,因为和亲事关重大,是想让汐月成为北宣与南麓的屏障,不能再有差池了。李谦认为凌王破获叛军刺杀有功,应该由凌王保护汐月公主,把这个责任重大的苦差事交给了凌王。凌王让李谦赶紧与乔慧心解除婚约,李谦讥讽凌王应该劝乔慧心向皇上提出解除,正好遂了凌王的心愿,知道他早已倾慕乔慧心。

  李明月终于换上了公主的衣服,但是很不喜欢被装束的约束,不住地宽衣解带,正好被发现,十分反感李明月的失态举动,让李明月大为恼怒,用催眠法术惩治他,却不小心弄倒了自己,此时被坦丽叫走了,而李谦果然被催眠成大树一动不动地流泪。

  李明月差点露馅,幸亏被圆场过去,但是却被康乐公主发现,知道李明月和坦丽互换了身份,这是欺君之罪,只有答应把好吃好玩的给她分享才不揭穿她,李明月答应了。

  李明月发现自己要嫁的是李谦时,差点惊掉下巴,原来他就是那天追击刺客的白衣公子,也是他救了自己,更是他后来说自己粗俗,康乐公主看他们的眼神似乎早就认识,两人立即表示不认识,因为初步印象都不喜欢对方。

明月照我心第2集分集剧情介绍

李明月极力想催眠李谦找到降伏之法 李谦想尽办法逼迫李明月退婚未能成功

  李明月想回汐月,被二哥劝止,逃婚的人是不会被汐月接受的,做堂堂正正的北宣王妃是最好的归宿,可是李明月认为李谦根本不喜欢自己,一定会折磨自己,二哥认为李谦上次打退刺客说明很在意她,再说她又会催眠术也不会被人欺负,可是李明月觉得自己功力不够,二哥赶紧给她一个法宝祝心铃,传说中它法力无边,但是要四目相对,而且对方没有戒备才行,李明月高兴极了,一定要拿这个让李谦为自己当牛做马。二哥劝她不要乱用此法,以免被李谦当作了妖法看待。李明月还亲自试验了这个铃铛的威力,摇身一变,突然对幻觉中的李谦投怀送抱,不再生厌。

  李明月突然造访了李谦,准备使用她的铃铛法术,她知道只有接触对方的肌肤才能让人放松戒备,可是尽管她百般接近李谦,但李谦已经被吓得连连后退,李谦见李明月如此放荡不羁,更加坚定了退婚的决心,他横下心来,当即入宫,带着第五澄和好友司空真、宋金玉出发了,虽然是雄心满满,但是回来的时候却垂头丧气,父皇没有答应他的退婚请求,司空真、宋金玉作为朋友也只能陪他到此了,临走时送他一个秘诀,提醒他掌握对方的弱点再下手。

  李谦立即以回访的名义见到了李明月,指出李明月应该做到的事情。既然已经到北宣,就应该知道这里的规矩,后宫都要精读列女传,李明月根本不知道这本书,还以为是猎人的事情,李谦给她戴高帽子,象她这样的聪明人只要一天便能倒背如流,李明月知道这是李谦来为难自己。坦丽告诉她一定要读这个书,否则的话一旦告诉母后,就会说她不学无术,借此机会把她赶出北宣。坦丽抱怨她平时足智多谋,可是一到读书就没办法了,李明月突然心生一计。

  第二天,李谦前来检查李明月对列女传第一篇的掌握情况,让她说出15位有名的女人的姓名,李明月一会儿一挥手,一会儿又抬腿,抓耳挠腮地趁机偷看藏在身体各个部位以及房间各处的小纸条,上面有名字。李明月询问李谦自己答得是否正确,李谦说不过是雕虫小技罢了。

  事后,李谦被司空真、宋金玉调侃,足智多谋的堂堂资王竟然被一个女子耍的无计可施,而且分明看得出他对她有意思。虽然嘴上说的厌烦,其实是对喜欢的掩盖。

  司空真拜见了李明月,李明月以为司空真也是李谦派来取笑自己的,司空真夸赞女人是天赐圣物,值得爱怜,非常赞赏李明月的品行,爱自己所爱,大胆表达心情。与李明月结交为朋友,李明月想让司空真说说知心话,李谦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总板着脸,盛气凌人的样子。司空真觉得李谦虽然有点古板,但是一旦接受了某人,就会为她打开心房,认为李谦是一个极其温柔的人,甚至还有点脆弱,最重要的是他不贪恋女色,她可以独享李谦。可是李明月倒认为李谦是一个非常害怕女性的人,司空真开玩笑说难道触摸到了李谦的耳垂,竟然让李谦如此害怕。李明月从这句话里认为李谦最敏感的部位是耳垂,敏感部位是催眠术的重要一环,李明月心中暗喜,找到了让李谦就范的办法。

  第五澄从坦丽那里打听到李明月最讨厌邋遢的男人,于是把李谦的房间弄得一片狼籍,没想到李明月也不怕这个,她终于接近到李谦的耳垂,成功将李谦催眠,得知他怕火,然后一个响指弄醒了他,李谦立即警觉地问李明月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李明月坦白告诉他不要想让她悔婚,他要清楚只是政治联姻,建议维持局面,不行夫妻之实。李谦答应回去斟酌,李明月只给他一日考虑时间。

明月照我心第3集分集剧情介绍

李谦与李明月终于成婚 乔慧心对李谦痴心不改

  李谦提出了自己的宣河改道方案,皇上没作修改就准奏了。但李谦并不因此而心情变好,他招来司空真,征询世上是否有窥探人心之秘术,司空真想起来先父曾经见过无弦之琴的情况。所以相信世上有此秘术,可窥探心里秘密,洞悉内心最深的思想。听李谦问及此事,司空真认为李谦目前的心绪烦乱是由于被李明月抓住了要害。李谦忧心忡忡,事情要比想象复杂得多。

  李谦不由得回忆起被施催眠的过程,当时的感觉觉得周围一切都很熟悉,好象进入到了一段记忆。原来,李谦在九岁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失去了记忆,他虽然知道自己怕什么,但却不知害怕的原因由何而来,明白自己爱什么,却不知自己为何而爱。直到现在他知道了惧怕火的原因,是因为目睹了一场大火。李谦已经考虑好了,如果秘术真的有效,能帮他找回记忆,他便将保护李明月在身边。如果秘术徒有虚名,他决不容忍她继续诓骗。

  乔慧心造访了李谦府上,亲手呈上贺礼交予李谦,表示自己能够充分理解李谦婚姻也是无奈之举。李谦没有接受贺礼,他认为乔慧心是个难得的好女人,但自己一直把她当做妹妹看待。可乔慧心把与他的婚约看得很重,这些年一直是她的牵挂。李谦理解她的感情,但希望她能冷静处置,让自己幸福的度过一生。乔慧心噙住伤心的泪花,蹒跚离开。

  李明月一直练习自己的催眠之术,试验在了坦丽身上。资王到访,支走了其他人,问及那日催眠情况。才知道果然不是幻境,而是真实记忆。资王答应和李明月结婚,但有一个前提,必须经过他同意她才可以催眠他,不然就是违背承诺,将受惩戒。李明月当即答应,反正有祝心铃在手,不担心他的严惩。

  乔慧心失恋后,仍然想要坚持。她剪下自己的一缕头发,与所得李谦儿时的一缕头发合髻。凌王见此十分伤心。乔慧心坦言,就算大王爷关心备至,却无法牵挂心上。雀砚将催眠的祝心铃偷来给了资王,资王研究了一夜也没找到使用的方法,只是回忆起来每次都是李明月接近身体某处才得以施行。

  婚礼终于举行,李谦、李明月二人身着盛装步入大殿,结婚仪式后,二人跳起了迎亲舞,两人翩翩起舞。只看的乔慧心心里不是滋味。而见此状况的大皇子心中也是别有一番痛楚。迎亲舞后二人落座,李明月腹中早已饥肠辘辘,于是立即加起块肉放入嘴中,没想到却极为苦涩。急欲吐掉,皇上突问北宣之肉何以如此难以下咽,李明月感到十分为难。此时资王便知又是大皇子捣鬼,他将肉蘸入茶水中,亲自递到明月口边。李明月再尝,已经不苦。乔慧心见二人如此体贴入微,再也看不下去,转身离席。凌王想要追出去但是不得随意离开婚宴,只得又坐下。

  李明月要求资王兑现跳舞前给她的承诺,把祝心铃还给她。资王却狡辩,自己刚才的承诺被误解了,是如果要想要回祝心铃,就配合他跳迎亲舞。并不等于要把祝心铃还给她。李明月十分生气。皇上看着两人闹别扭,感慨王妃日后会给李谦添乱,淑妃却不以为然,这是李明月的生性,喜欢自由,以后会渐渐适应这里的规矩。

明月照我心第4集分集剧情介绍

李谦让明月催眠帮助找回记忆 凌王威胁李明月立即交出手链

  李谦的酒杯中被凌王放药,刚饮了一杯就昏睡过去。下一个环节到了殿外射箭比试射程,射的越远表示心越诚。李谦的手臂已经无力拉弓,李明月提出夫妻同放才更有意义。二人同时搭箭拉弓,将箭射到远的无法看见,康乐公主大声欢呼。

  因解围有功,李明月如愿讨回了手链。李谦仍然要叮嘱一番她,手链决不能被他人利用,更不可提及能唤回记忆,一旦被举报到皇上那里,他就难以护她周全,这些话正好被凌王听到,没想到这副手链竟与恢复记忆相关。

  婚礼当晚,李谦、李明月二人同坐于婚床上,李谦支走下人,盖头也不揭就要离开。李明月喝住他。李谦声明有约在前,形式婚姻而已,别的什么都不要妄想。但李明月要求合髻,否则没法跟二哥交代。李谦这才答应,但也提出一个要求,赶紧对他进行催眠,让他找回记忆。李明月高兴的是,正想整治他的时候,他竟急着体验,那么她也就不客气了,她趁机要求必须全部按她说的行事。

  李明月穷尽一切能想到的戏弄之法,先是将檀香燃上,要他目不转睛跟自己对视一炷香的时间,然后又认真的表示需要触碰他的极痒部位,李谦不禁想要发火,李明月终于进入正题,施展了催眠之法。进入催眠,李谦再次亲历了那场大火和一个形单影只的少年。从催眠出来之后他整个人还在发抖,李明月正拉住他的手,李谦忙松开她的手,坚决否认记忆里所见的那个无助少年是自己,李明月不忘耍笑他的机会,认定那个懦弱者就是他。

  这个时候,皇上托人核实洞房情况,李谦只好提议二人在婚房将就一夜。他甩出一个枕头在椅子上,而自己则睡到了床上。李明月也不肯睡椅子上,使劲挤上床睡在了里头,可李谦又把她又抱到了椅子上,而自己躺在了床上。既然自己睡不成床,也不能让李谦睡,李明月又是哼小曲,又是不时的叫着“王爷”,捣乱李谦无法入眠。此时正在门外偷听的周公公自语终于能和皇上交差了,退了下去。

  两人斗争到半宿,最终李明月进入梦乡,李谦开始对李明月进行复仇,拿毛笔在她脸上画了妆。清晨,周公公奉旨给两人送早点,李谦快速抱着被子回床上,和李明月躺在了一起,周公公不理解李明月那个花猫脸怎么回事,李谦忙解释是游戏,周公公这才明白。周公公走后,李明月看到自己的脸大为失色,于是找李谦发飙,李谦用祝心铃警告她别乱来,李明月马上缓和了下来,但是李谦仍然没把祝心铃还给她,直接拿走了。

  李明月和李谦一起入宫觐见皇上和淑妃。为了拿回祝心铃,李明月不时伺机行动。在向淑妃致谢时趁机拽下李谦腰间香囊,声称此物有求子功效,应随身携带,可是一打开香囊,祝心铃早被李谦转移走了。

  皇上过问宣河改道近况,李谦汇报说河道两侧的住户已被安置,并将分发安置银,只是迁移速度过于缓慢,不得不将动工之日一再拖延。李明月提出激励建议,安置银的发放不能一刀切,应该早搬者多得,晚搬者少得,必将加快搬迁速度。皇上夸赞资王妃善于动脑子。素闻她少时流离民间,十分关心她的经历,李明月绘声绘色地讲述起来。见完皇上淑妃,李明月再问手链所放的去处,李谦承认就在府里。李明月知道康乐公主最了解她的九哥李谦,便想着拉康乐去寻找府里的地方。

  她们刚开始行动就遇见了凌王,凌王威胁李明月立即交出手链。李明月吓的连连后退,李谦又返回,把手链给了李明月,然后和凌王打了起来,凌王不占上风。

明月照我心第5集分集剧情介绍

李谦经常梦游到李明月床上 乔慧心主动帮助明月结为姐妹

  婚礼完成后的第二日,宋金玉赶忙将自己壮阳的补品送给李谦,以备夫妻生活所用,万万没想到李谦表示未曾与李明月同床。另一边的李明月也在说自己在椅子上睡了一夜,坦丽不禁抱怨王爷实在冷血无情。当天晚上,李谦又一次梦到了那个孤单的少年,梦里的少年被另一个人生生拽离了火场。好不容易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正睡在李明月的床上,还牢牢地握住李明月的手,幸好李明月没有察觉,仍在熟睡中,李谦急忙离开房间,慌忙之中撞到门框,李明月被惊动苏醒,只看到一个逃离的人影,急忙大喊抓贼。全院的侍卫闻声而动,但最终无攻而返。

  李谦故意装作刚刚苏醒,自己是听到李明月的叫喊声才赶来的。但还是被李明月看出破绽,他外袍都没穿,所以不肯相信。为了查明到底是谁闯进来,李明月在屋里仔细搜查,结果搜到了一条腰带,感到十分地疑惑。

  李谦在另一边也奇怪自己为何梦游游到了死对头的床上,宋金玉此时过来,和李谦大谈特谈征服女人的诀窍,被他的冤家康乐公主抓了个现形,宋金玉立刻吓得口吃起来。而司空真听说了李谦的梦游情况之后,突发奇想,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可以借梦游的时候探讨未知的境界。没想到的是当晚李谦梦到了自己和李明月儿女成群,还团聚在帐篷里享用烤肉、畅饮马酒。醒来后发现自己又在李明月床上,这次可没上次幸运,结果被李明月逮了个正着,李明月甩出玉枕砸他,李谦被伤了肩膀,仓皇逃离了李明月的房间。

  经过了惨痛的教训后,为了防止李谦晚上又偷来自己的房间,李明月在自己房间里布置了陷阱。而李谦也在采取措施,防止自己再梦游,先喝了两碗安神汤,又让雀砚用绳子束缚住自己,继而再把屋门板钉上。看着他们的情况,而府里的仆从们十分好奇最终的结果,竟然对赌起来,大部分人看到李谦的措施十分严密,都押了今晚李谦进不了李明月房间,只有第五橙和他的下属们压了王爷晚上能进房间,知道他武艺高强,任何困难都难不倒他。

  结果第二天早上,李谦再度在李明月的床上醒来!而她布置的重重陷阱竟没起作用!李谦自己不由得自责前后六道屏障都挡不住他,一身武艺竟然帮了倒忙。这个时候李明月起身一把抱住了李谦,发出一声大骂,第五橙和下属们意外地赢得了赌注。自从李谦肩膀被李明月所伤,李明月只得替李谦抄经保佑。李谦的两个好友都认为李谦心向明月,司空真感觉李明月就是那个解开他记忆密码的人。

  一天,乔慧心来到王府,看到李明月在抄写佛经,主动提出帮李明月抄写佛经,李明月欢喜答应。乔慧心送上绫罗锦衣,认为李明月穿上后定会更加魅力迷人,得到李谦的目光。可是两人想法不同,李明月打扮衣着只为自己所看,而男人怎么看无所谓。她对乔慧心发表看法,乔慧心家庭出身显赫,自己又风华绝代,何必要在意男人对自己的看法。

  乔慧心离开时,李明生激动地表示乔慧心给予了自己莫大帮助,从此与乔慧心结交,成为最好的姐妹。

明月照我心第6集分集剧情介绍

李谦为让李明月找回记忆答应所有条件 乔慧心百般帮助李谦回忆童年表达芳心

  乔慧心意识到了李谦的梦游怪病,可能她有办法能帮李谦解除困扰,也许能从此再续与他的前缘。她走到灯笼铺子买了一盏花灯,一直等到夜幕降临,李谦才从这里经过。慧心十分兴奋地看着李谦,提到当年花灯的故事,问他是否还记得。可李谦显然已经忘记。乔慧心深情回忆起来,童年的他们两人形影不离,幼年的李谦性情内敛,总受其他皇子欺负,她就把这盏灯送给他,对他进行安慰。她的话勾起李谦对童年的难忘回忆,不由想起梦里的那个懦弱男孩,就赶紧问了一些童年往事,由此而推测自己梦到的情况可能是真实的。乔慧心向他表达炽热情感,只要能让他时时开心,她就非常高兴。可惜李谦仍然不为所动,将花灯交还她的手里以后就转身走了。

  李谦回到王府,李明月赶紧摆好姿势抄起经文,但是李谦已经知道经文是乔慧心所写,让李明月往后天天都抄经文。气得李明月也强烈回应了,一不许他抄经文,二不许泄露肩膀怎样受伤,三不许再进她的卧房,四赶紧招一名擅做汐月家宴的厨子进府。没想到李谦满口就答应了,一下子把李明月给惊呆了。

  接下来,李谦又亲热地拉着李明月到殿中池子喂鱼,李谦在池边回顾起自己失忆的事,自打遇见李明月之后让他还原了曾经的自己,终于知道了那个怯生懦弱的男孩子正是自己。为了让她用催眠术帮自己找回记忆,他答应了李明月所有的条件,李明月欣然答应包在自己身上。二人双目对视,李明月手持祝心铃,轻触李谦耳垂,李谦很快进入幻境。幻景中,他又来到那个熟悉的火场,被火场包围,无路可逃,有人死死拖着他,那个人正是李询。当时储位之争进入白热化,苏醒以后什么也不记得了,母亲也突然病故。假如真是李询要杀他,他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

  皇上下诏举荐监理宣河工程的合适人选,当时宣河改道工程有一个突出矛盾,当地百姓天天到衙门抗议,不想迁徙。司空真突发奇想,立即拿出一幅画,画卷上是开垦荒地建立世外桃园的景象。

  康乐公主与明月一起全城搜找宋金玉,查到李谦那里,终于逮住了宋金玉。康乐公主质问宋金玉昨日包场万花楼,却没有陪她看花。宋金玉连忙承认错误,表示愿意听从公主责罚。此时,李谦让康乐公主回去学习文化,帮宋金玉解了围。入夜,李谦再次梦游,李明月用弹弓打中他,倒在床上。第二天,他与好友叙谈时被问及受伤原因,李谦慌称醒来就成这样,也许是被李明月愚弄了。

  凌王知晓皇上已经将宣河改道工程交给李谦,还有第五橙经常出入宫中,对十三年前宫中走水一事所有人避而不谈。凌王由此分析李谦已经是知道了什么,且一定和手链有关。他得到消息,叛军将在明日于白云山秘密集结,命手下明日送一封信到资王府。

  李谦为了证明对李明月无情而下令府中所有人严禁提起李明月,若不得不提起,就用咳嗽表达。李明月突然遭到冷落,于是前来质问他缘故,司空真却拦住送她,给了她一个风筝,两人一起去放风筝,李谦气得嫉妒不行。接下来的事更是让他无法忍受,风筝挂在树上,李明月赶紧去摘,站立不稳坠落下来,被司空真抱住,李谦立即冲出去分开两人,为了掩盖自己,竟警告李明月离司空真远点。

明月照我心第7集分集剧情介绍

凌王诬陷明月与叛军有染被李谦化解 二哥要和北宣贸易往来让明月笼络李谦

  入夜,李明月眯眯糊糊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李谦居然因为司空真而赐予她一纸休书。醒来以后惊魂未定的她决定主动出击,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此时,康乐公主传来书信,邀请李明月申时与她一起游览白云山栖鹤轩,李明月正好也想去庙里求一张符,去去休妻的霉运。然后安排坦丽留在府中帮她的出行作掩护。

  可是康乐公主至王府时,坦丽才发现他们是上了当,马上回头告诉王爷。此时李谦接到消息,叛军将于当天在白云山集结。李谦当即骑马前往查看虚实。与此同时,李明月已经到了白云山,被人团团包围,她还以为康乐在玩游戏,给自己戴上面纱,进入院中,正好遇到院里叛军正在密谋行动计划,见到闯入的李明月就把她绑了起来。这个时候,过来了凌王的人对这里发动了进攻,叛军被剿灭,被绑的李明月也因为迷魂香晕了过去。

  此时李谦也立即赶到,只见寨门已被焚烧,面对熊熊的大火,李谦尽管十分惧怕火,但李明月被火势包围,他还是冲进了火中,经过一番努力,最终将她救了出去。这场虽然火灾已然过去了,但让李谦突然明白了一点,面对巨大危险,因为爱一个人却可以变得毫不畏惧,即便是冲进火海也在所不惜。凌王很快收到消息,李谦曾经一度出现在叛军所在的庭院,并将李明月救走。而且李明月在叛军呆过的地方不慎遗落了金钗,有了此据,便可以诬告李明月与叛军脱不了干系,进而攻击李谦。

  李谦放置好李明月以后,前去见司空真,他对司空真断定此事是凌王安排的行动,决定将计就计,司空真不忘恭喜李谦已经解开心结。与此同时,李明月走向这里,特别感谢了李谦的出手相救,李谦极力掩盖自己对她的感情,于是立即装作无所谓的神情,摆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李明月突然发现到李谦身上已经受伤,打算上前查看,却被李谦嫌弃碍事而推开,李明月只得暂时退回房内,可是起身之时没有站稳,倒在李谦的怀中。

  第二天,皇上表扬了凌王和房将军剿灭叛军所做的功绩。房将军趁机拿出金钗作文章,称是在昨日围剿叛军时所拾,皇上认出那是淑妃赐给李明月的。李谦求见,他透露昨日李明月在宫中曾与康乐公主相聚,与此同时,宫中侍卫和仆从也都作证昨日李明月确实来过康乐公主宫中。皇上似乎明白了一切,便没有多言,他把金钗交还给资王手里,并提醒李明月身边要增加护卫,不要让坏人钻了空子。紧接着,李谦又通报了宣河改道的进程,皇上听了以后很是高兴。

  一天,李明月突然收到二哥来信,称北宣皇上邀请他入宫,商讨两国贸易往来的事情。二哥表扬了李明月最近的表现,李明月知道二哥的话外意思,是要她利用好资王,稳住他。关于如何笼络李谦,坦丽出建议从吃食出手。李明月于是利用给李谦送水的机会给他施了催眠术,李谦在幻境中见到了母妃,还有她所做的白玉桂花糕。李明月得到这个信息后,也做了同样的白玉桂花糕给李谦送去,没想到李谦却不领情,对她送的白玉桂花糕毫无兴趣。

明月照我心第8集分集剧情介绍

明月催眠李谦对自己用情受到驳斥 凌王怀疑李谦被明月的妖术所利用

  李谦最终还是尝了白玉桂花糕,品尝之后顿感苦中带甜,回味甘香。他十分兴奋,这正是他所钟意的口味。可是让他奇怪的是李明月为何如此了解自己的喜好,于是怀疑她暗中对自己进行了催眠。这个时候,李明月走过来找李谦借伤药,李谦借给她之后,李明月立即装做一不小心把药撒在地上,还马上做出不会敷药的姿势,李谦看到以后只好亲自替她敷药。当他刚一伸出手的时候,就被李明月趁机采用了催眠术。李明月在催眠术中安排着他,要他第二天邀一位身穿枣红色衣装的姑娘,也就是她自己,前往兴安集市,并要在小吃摊给自己买一份吃食,亲手喂给自己吃。

  次日,李明月按照梦中盛装打扮,却看到门口慧心和自己相同的一身打扮,而李谦正说着邀慧心前往集市的话语。李明月急得赶忙大叫着搞错了,插了过来。李谦对她也说了同样邀请的话,也邀明月前往集市,于是三人同往集市。

  李明月观察到了今日李谦的不同寻常,不但会触摸她的手,还送了她手帕。一对母女摆摊出售东西,结果却被几个二流子欺负。李明月自然不会放过他们,立即出手相救,李谦也出手了,两人一起打败几个坏人,围观的百姓都为两人的见义勇为而高兴,觉得非常地解气,引起一阵的欢呼声。随后,两人来到小吃摊子上,等待着美食端上来,李谦变得突然温柔体贴起来,李明月被温情所动,正想着要和他接吻,可是此时手腕上的铃铛突然响了起来。李谦猛地从温情脉脉中突然惊醒,严正斥责李明月竟然把神圣的感情当做玩物,还没等到李明月想要解释,李谦已经甩头而去,李明月禁不住潸然泪下。而此时的慧心也已经知道,李明月果然是会妖术的女人。

  李明月回到府中,越想越感伤,正好从第五橙那里得知李谦喜欢自己做的桂花糕,于是又转悲为喜起来,再次做了桂花糕给李谦送去。不巧的是李谦正在射箭,没有及时搭理她,李明月直接赌气站在了靶子前,李谦并不理会这些,仍旧再次拉弓发射,紧贴着李明月的头发射了过去,李明月伤心地落下眼泪。

  入夜,李谦又来到射箭场,雀砚以为他是来此回忆白天对明月射箭的事情,心疼王妃,没想到李谦却要他闭嘴,委托雀砚去转告王妃,让她最近不要出现在自己面前。

  晚上,李谦再次进入梦游,自己来到靶场,为箭进行包扎,还亲吻着箭,像对待情侣一样揽在怀里睡觉。慧心在家一直想着李谦那日的反常表现,凌王过来了,问起李谦的近日反常,表达了自己相同的疑虑,怀疑一切正是李明月所为。正中慧心的下怀,慧心便说出了自己怀疑李明月会妖术,凌王怀疑李谦已经被李明月所利用,慧心不肯相信李明月会有这么大的阴谋和心机,凌王却相信李明月的妖法能让李谦想起之前的往事。这个时候,宫里邀请凌王入宫商议围猎之事,凌王突然想到一个绝妙的计策,他向皇帝提议本次围猎让李明月也一起去参加,同时让慧心相伴,也参与围猎。皇帝觉得可以趁此机会震慑汐月,于是满口答应让李明月同行。

明月照我心第9集分集剧情介绍

李明月遇刺受伤被李谦关怀 慧心不忘李谦却被冷冷拒绝

  李明月没想到李谦生这么大的气,此时李谦来通知她参加狩猎,李明月开心的以为李谦不生自己的气了,认为李谦还是心里有自己的,亲自来通知,但是李谦嘴上并不承认,声称只是奉父皇之命行事。李明月听说去狩猎很高兴,决定穿上自认为最好看的本族服饰,带上自己的弓箭,这是她最为宝贝的东西。可是被李谦让第五澄没收了,就连祝心铃也不准带去。李明月非常生气和不理解。李谦生气地要求她到了围场安分些,原来他是怕李明月被凌王设计,诬陷她不忘本国身份,一旦被圣上知道,李明月小命不保,所以不准李明月穿戴跟汐月有关的东西。

  第五澄看出了李谦都是为了李明月好,便告知他从资王妃脸上看出了失望,劝他应该让王妃开心点。

  隔日,围猎场里,李谦在自己的帐篷内为明月准备了一套围猎服,李明月生气回到帐中,抱怨他对自己太约束,但是看到弓箭和狩猎的衣服,有点不相信是为自己准备的,然后故意在屏风后更衣,要求他不能偷看。李谦紧张的别过头去,当他看到换完围猎服的明月时,两只眼睛都直了,盯着她看了很久,之后两人一同前往皇上那里。

  皇上要求大家使出本事,别给国家丢脸,狩猎最多的重重有赏,明月对赏赐胸有成竹。皇上一声令下,大家个个奋勇当先出发了,可是李谦被乔慧心叫住,李谦询问乔慧心何事,乔慧心反问李谦难道有事才能说话,表示有要事细说,李谦就让她跟随自己边走边说,乔慧心称她知道李谦喜欢安静和完美,担心没人照顾他,李谦追问她究竟想说什么,乔慧心只好说出自己的担心,认为李明月生性不羁而且又马虎,根本不配他,李谦斥责乔慧心既然不了解李明月,又怎么能下此结论。乔慧心进一步说明李明月分明就是一个妖女,恐怕对他不利。

  另一边的李明月发现一只小兔子,却被一帮黑衣刺客射中一箭,明月不想就这么死掉,立即捂着伤逃跑,一帮黑衣人紧跟着追了上去。

  乔慧心诉说着对李谦的种种感情,对两人的婚约还抱着希望,李谦念在旧日情分上,没与乔慧心多计较。就在这时,他看到地上遗落着明月的弓箭,顿觉不妙,立刻上马去找明月。

  明月越来越跑不动,只好躺在一颗树下,黑衣人渐渐上前准备刺杀,李谦三箭齐发射中刺客,其余刺客逃跑。李谦赶紧去找明月,将她抱上马,带到了一处河边清理伤口,还亲自为她吸毒。明月没想到他平时那么爱干净却不嫌弃箭伤,看到为自己吸毒也染上箭毒的李谦非常感动。

  两人回到营帐时,乔慧心等在帐篷外,李谦为了不让他人知道被刺事件,便抱起明月往营帐走去。乔慧心看到两人如此亲密十分难过,她不明白自己为何还要呆在这里,凌王走了过来,为她披上外套防止着凉,可她却默默的走开了。

  李谦不想让太医知道,所以坚持亲自为明月处理伤口,明月对他的关心有点感到意外。围猎环境不比宫中,资王无法与明月分房睡,晚上两人便睡在了一起。睡梦中李谦伸向了明月一只手,明月看着身旁的李谦,从未有过的如此安心,认为是一定是毒药将自己变得神志不清。

明月照我心第10集分集剧情介绍

凌王陷害资王被皇上责罚 资王对李明月开始动真心

  早上,明月从梦乡中苏醒,看到身旁的李谦,情不自禁地想上去亲吻他,不巧,李谦此时正好醒来,明月赶紧装作惺忪姿势。明月弯着眉,本希望李谦能够亲自己一下,没曾想李谦却以为她在做噩梦,赶紧连续不停的摇醒她,明月只好十分无奈的“醒来”。

  两人一番清理打扮之后,换上猎装再次出发,与昨天不一样的是,李谦要求明月不能离开自己身边半步,紧紧拉住她的手走在路上。李明月不太理解李谦向皇上隐瞒刺客的做法,原来李谦想放长线钓大鱼,一旦皇上得知了有刺客,定会取消围猎,届时刺客也会取消行动,那么他也就失去机会抓住凶手了。

  凌王看李谦没有披露刺杀事件,连第五澄也不让跟随,便明白了李谦欲擒故纵的计划,于是赶紧会见刺客,下令他们取消行动,并计划用被李谦打死的刺客来做文章。他们的谈话被乔慧心不巧听见了,乔慧心对凌王打击明月的事情不关心,但威胁他必须做到不伤害李谦,不然便将他的阴谋告诉皇上,凌王不忍心让慧心难过半分,满口答应她。

  围猎接近尾声,皇上对凌王和资王的战绩可圈可点。这个时候,房将军来报称在林子中看见刺客尸体,皇上便把凌王叫到了营帐内询问此事。凌王本想趁机诬陷李谦,没想到皇上却勃然大怒。原来前一天晚上李谦就抢先一步,把刺杀的事情详细禀报给了皇上,还表示了对凌王的安全着想,还安排第五澄保护皇上。相比之下,凌王却如此无情,皇上大骂凌王冷血不念亲情,这是他最憎恨的事情。就这样,李询陷害李谦的阴谋落空,还被皇上惩戒闭门思过,于是对李谦更加憎恨了。

  大家收拾好装备回宫,资王府内,坦丽和雀砚等人早已迎接在门口,下马车的时候,李谦搀扶着明月,众人颇感意外,不由得面面相窥,离开前,李谦对明月关怀了一番,明月心满意足地一应答应了他。

  坦丽和雀砚好奇的围着第五澄问明两人关系变好的原因,第五澄便把这次围猎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出来,包括资王和王妃第一次同床的事情。很快整个资王府的人都知道了。司真空和宋金玉也来取笑李谦,李谦谎称自己是无奈之举,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和明月的催眠有关,并非真心,司真空却不相信他的话。

  明月也被好奇的康乐公主和坦丽问个不停。为了感谢李谦对自己的付出的关心,明月决定亲自煲汤给李谦送过去表达心意。乔慧心此时来宫中看李谦,得知明月在膳房内给李谦熬汤,便赶了过去。明月已经忙了一下午,好不容易完成所有事情,正满怀欣喜的端出去时,被乔慧心怀疑有毒而打翻在地,明月非常坦然地将残余的汤喝了一口离去,然后又去膳房内重新烧火熬汤。

  明月又熬好了一碗汤,准备端去给李谦,却在门外听到他和司真空的谈话,李谦称无论对明月是否动心,他最想做的是恢复记忆对付李询,而明月只是他的一个步骤。明月听到这些对话有些意外,十分失望的呆在了门口。

明月照我心第11集分集剧情介绍

李谦发现自己爱上了李明月 云伺的到来让李谦心生妒火

  明月为李谦送熬好的药,却在门外听到李谦仅仅是在利用自己,明月生气离开。宋金玉觉得李谦不是真心话,还不如别这样让明月误会,李谦觉得这样也好,至少两人心里也清净些。

  明月回到康乐住处喝得大醉,生气李谦竟然把自己当作棋子,李谦来找她,康乐也大醉,明月怒对李谦不想见他,李谦批评她不成体统,将她抱起回家,要求她以后严禁喝酒,明月却不以为然,声称以后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李谦询问她究竟想干什么,明月抱着他的头亲吻起来。

  第二天,雀砚发现晾晒的衣服一股子酒味,猛然发现是李谦的衣服,明明李谦昨天让烧掉,怎么哪个人又洗了,李谦也感到纳闷,回到房内发现地上一盆水,李谦恍然大悟,很可能是昨晚自己洗涤的衣服,因为又梦游了!他不由得抱怨起李明月,都怪她总是催眠于他,才致使他常常梦游。

  李明月此时也醒酒过来,记忆还停留在康乐公主的住处,纳闷怎么回到的家里,此时坦丽过来感叹她终于醒了,她刚拿来了李谦让她醒酒的食物,李谦正等着回话,坦丽告诉她昨晚吐了李谦一身,从李谦手笔臂到脖子上,李明月十分惊讶,此时李谦要来看望她,李明月赶紧装作没有醒来,李谦用手抚摩李明月额头,她将头扭过去。李谦见李明月不愿意苏醒就走了,坦丽不理解李明月为什么瞒着李谦,不想见他。坦丽劝她适可而止,毕竟还要呆下去,与李谦打交道。

  李谦心烦意乱,无端对雀砚发火,询问雀砚平时坦丽怎样说明月,雀砚说一堆坦丽夸自己的话,李谦进一步说明要问的是明月对王府的评价,雀砚又说一堆明月对伙食方面的要求,李谦要听的是雀砚对自己的评价,但是又说不出口,而雀砚又不了解李谦的心思,第五澄在一边实在忍不住了,就问李谦是否对明月动了心思,否则怎会心烦,李谦起初认为是明月催眠所致,可是明月已经很久没催眠了,难道自己真的动了心思。他赶紧让宋金玉去套康乐公主的话,询问明月对自己的心思,康乐公主发现了是李谦让他打听的。

  李谦听说乔慧心昨天就来找过他,马上去找她,才知道乔慧心把明月的药碗打翻了,乔慧心说明是不想让人伤害他,李谦表示不用她操心,自己从没动心过于她,乔慧心生气为何自己不能让他动心,分明是明月妖术所致,她发誓一定把他得到。

  李谦询问宋金玉打听到明月什么,宋金玉说明月嘟囔着什么棋子的话,好象见了仇人一样,还以为是下棋没让着明月才生气。李谦这才意识到明月生自己气了,于是想趁着明月二哥来通商讨好她,可是见到了明月的青梅竹马云伺,李谦嫉妒明月与云伺两人拥抱,还因为一瓶子酒差点翻脸,不让云伺把酒给明月喝。仆人议论要不是和亲明月就嫁给云伺了。

  酒席上,云伺让明月喝酒,李谦却替明月喝,二王子害怕云伺对明月动心,赶忙拉走了云伺,说当日劳累需要休息。可是明月还要带着云伺逛宫殿,云伺为明月带了很多糕点,与李谦相约比武,大家开始赌输赢,第五澄把赌注押到李谦会赢,而坦丽认为云伺会赢,明月两边都投了赌注,李谦与云伺两人开打在即,都憋着一股子劲。

明月照我心第12集分集剧情介绍

柔情似水的云伺对明月频发爱情攻势 充满嫉妒的李谦决定不再离开明月

  比武大赛中,两人你来我往,使出浑身解数,各展功夫,互不相让,经过几个回合的缠斗,李谦最终战胜了云伺。云伺并不服气,径直奔向李谦的屋内与他一起沐浴,显示自己魁伟英姿的身材,决定从这个方面压倒李谦。李谦被突然闯进的云伺吓了一跳,但不得不赞叹对方的身材确实十分健壮,而自己的身材显得就逊色得多,不免有些尴尬失落起来。

  此时,好奇的李明月偷偷跑来屋内偷看两人洗澡,一见到云伺的身材,便控制不住自己,有些垂涎三尺。在两人进行比武和沐浴之后,接下来要进入比试饮酒酒量的环节。身材不济的李谦失落的起身更衣,当他走出门时却看见明月正在偷看,一直还时不时的用眼瞟着云伺,然后诡秘地笑着离开,李谦当即嫉妒到了极点。

  紧接着,云伺开始与李谦比酒,喜欢逞强的李谦答应云伺把小酒杯换成了大海碗,经过激烈的比拼后,李谦先行拖着醉意的身体离开了,而云伺还是清醒如初。喝醉的李谦来到明月的房中,将明月抱在怀里,深情回忆着两人从相遇开始到现在的过程,他喃喃地说着不管明月以前喜欢什么人,但如今只属于他一个人,最后倒在了明月的床上酣然入睡。明月感到如坠云雾,她虽然有些心中窃喜,但转念又一想,李谦说的醉话并非真心,便让雀砚把李谦送回了房。半夜时分,白天受了刺激的李谦又开始了梦游,一切都按照着云伺的身材和言语,信誓旦旦的说着要带着明月私奔。

  次日,明月兴致勃勃地领着二哥凯尔比和云伺去逛兴安城,李谦在房内魂不守舍,第五澄跑回告知云伺在逛街时与资王妃相拥,还称要带明月离开,李谦赌气表示随她去罢了。司真空看出李谦的心思,故意说自己也要前去和资王妃逛逛,李谦坐不住了,赶紧起身前去找明月。

  明月在街上看着一对情侣十分恩爱不由得好生羡慕,由于过于专注,快要被路过的人撞上,凯尔比、云伺立即上前去扶明月,李谦抢先一步冲了上来,拦住云伺的手,造成明月被重重的撞在了地上。

  被关禁闭的凌王李询终于决定有所行动,让亲近他的心腹们朝皇上建议,让他去平叛叛军戴罪立功,皇上准奏并授予军权。李谦并未争功,不忍独自留下明月一人在宫中。李询出征前不忘去看慧心,嘱咐她一定等自己回来,千万不要想不开。乔慧心仍然心向李谦,对李询的行动和言语视如空气。

  入夜,明月独在庭院中荡秋千,云伺走来,帮明月摆动秋千,说起自己曾帮她搭过秋千。明月没明白过来意思,她明明记得只有坦丽和二哥陪她搭过秋千。云伺猛然看到明月手上的祝心铃,他意识到明月是被催眠失忆了,他尝试再次唤起明月的记忆,还想亲吻她。可明月推开了他,称与他只是兄弟关系,云伺非常意外明月会说这样的话,他充满深情地抱着明月希望她认真想想。就在这时,李谦走了过来,一把推开了他,将明月拉回了府内。充满嫉妒的李谦再也无法离开明月,拥着明月走进了卧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