鬓边不是海棠红分集剧情介绍(1-49集)大结局

鬓边不是海棠红第1集分集剧情介绍

商细蕊未去祝寿惹不满 程凤台归来初识商细蕊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北平,所有传统曲艺都在这里融汇,这是前年梨园最辉煌的舞台。也是近代中国最艰难的岁月。有一代名伶绝妙开嗓,有富商巨贾豪掷千金,有风雨飘摇内外交困,大幕徐徐拉开上演了一出鬓边不是海棠红。

  姜荣寿过寿辰,众弟子皆恭贺其长寿无边,其子姜登宝站立一旁,这个寿宴可以说是声势浩大。小来跑到班主商细蕊的门口召唤,催促商细蕊前去给姜荣寿过寿,商细蕊却只是留下了不去二字的纸条,人早已不知去往哪里了。商细蕊(尹正饰演)是新在北平生平鹊起的梨园新魁,京戏花旦,为了能在北平站稳脚跟发扬戏曲,商细蕊?是一门心思扎在艺术之中,其实商细蕊出身也是名门,和姜荣寿还有些亲戚,众人本以为商细蕊会给姜荣寿一些面子,也都纷纷数落商细蕊傲慢无礼,姜荣寿打算等到商细蕊过来时候好好说说他,结果却迟迟等不到商细蕊。

  商细蕊此时正在妓院里面,和头牌喝酒对视,看了许久之后商细蕊指出头牌的手不像是手而是爪子,且没有风情。老板娘心存不满,认为商细蕊存心挤兑,头牌身后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过要和她睡一觉。商细蕊却认为想要睡觉叫风骚,而风情是让人爱,并当场我头牌现场演示什么是风情。

  老弦儿此时过来找头牌,色眯眯的样子让商细蕊踹了一脚。老弦儿一看是商细蕊立刻眉开眼笑,询问商细蕊为何不去姜荣寿会长那里过寿。商细蕊声称自己去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傻不拉几杵在那里还不如不去。

  姜荣寿的寿宴结束了,大家纷纷指责商细蕊架子大不肯来,让姜荣寿好好说说他。姜荣寿看到商细蕊送来的拐杖寿礼更加生气,认为商细蕊讽刺他老的走不动了。姜登宝告诉姜荣寿商细蕊没有来是去嫖娼了,一句话差点没气死姜荣寿。

  范湘儿(佘诗曼饰演)程凤台(黄晓明饰演)的夫人,范湘儿从接到消息知道程凤台要回来了就一直魂不守舍等着,除非等到他回来亲眼看见他,否则范湘儿心难安。

  老葛按照程凤台要求拿了干净衣服到城门口等着他,并且告诉程凤台商会的人知道他要回来都聚集一起等着找他讨个说法。程凤台早已把商会交给了范湘儿的弟弟范链,可是范链昨天牙根没有去,程凤台擦拭了一下脸上的血渍也不换衣服径直骑马去了商会。

 

  程凤台告诉众人东边经常闹土匪,地盘是他自己打出来的,如果大家想要分一杯羹是不可能的,程凤台亮出自己的手枪,并声称今天刚杀了土匪,身上的血渍还未干。众人无奈只好提出租用程凤台的地盘,程凤台自然不肯租,众人又骂程凤台是土匪,双方剑拔弩张都亮出了枪支。程凤台慢悠悠点燃一支雪茄,郑原木从里面走出来充当和事佬,先是责怪众人不好好说话,并且命令大家都坐下。

  随后,郑原木提出要请程凤台吃饭听戏,算是赔礼道歉,程凤台也表面硬撑着答应给郑原木面子。郑原木看着程凤台离开的背影气愤又无奈叹气。

  程凤台上车之后就换上了老葛提前准备好的衣服,还在车里刮胡子,并且命令属下的人拿石子砸范链的房子玻璃。范链这才衣衫不整推开窗户,一看是程凤台慌忙答应下来,一个女人也出现在窗口,看到是程凤台来了卖弄风骚向程凤台打招呼,程凤台连看都未看一眼。

  程凤台责怪范链不去商会,范链解释自己去了也解决不料问题,随后就拉着范链回府去了。范湘儿已经等了许久看到程凤台回来赶紧让人端上饭菜,程凤台嘴甜称自己快想死夫人了,范湘儿更加开心。程凤台的小妹妹察察儿听到程凤台会来到消息喜滋滋跑来,程凤台对这个妹妹也非常疼爱。

  范湘儿对商细蕊也多有不满,等到无人之时就和程凤台说起了商细蕊。商细蕊在以前是范湘儿表嫂蒋梦萍的亲师弟,商细蕊从小爱慕蒋梦萍,但是蒋梦萍不喜欢商细蕊,反而爱上了范湘儿的表哥常之新。当商细蕊得知蒋梦萍和常之新要成亲的时候就又打又闹不许蒋梦萍嫁人。后来还逼着不许蒋梦萍在其他戏班演出,再后来就干脆把这些编成了段子唱出来。

  程凤台认为这个就是类似百老汇的明星一样,炒作绯闻,越是闹就越是红。范湘儿不满责问程凤台是否也惦记哪一个明星,程凤台戏言自己还不如喜欢范湘儿大表嫂呢,肯定是花容月貌,惹得男人为他争风吃醋。范湘儿佯装生气掐了程凤台一把,程凤台慌忙声称自己只喜欢夫人,夫妇俩闹作一团。

  商细蕊因为一件戏服有线头而不满不愿接收并且要求原路返回从新做。掌柜的声称要和程凤台汇报一下,本想拿程凤台的名声吓唬商细蕊,没想到商细蕊却并不惧怕,还要改天找程凤台讨教一番。

  程凤台正在打麻将,掌柜打来电话说处商细蕊这件事,程凤台心存不满但是也打算让商细蕊满意,因为商细蕊这套行头价值不菲,程凤台不满现在很多人吃不饱饭,而唱戏的人却风生水起。

  有人好奇商细蕊的来历询问范链,有知情人就从旁解释到当时曹司令攻打平阳,而商细蕊就站在城头上唱戏,唱的是霸王别姬。曹司令立刻要求不许开枪要活的。两边的士兵也都不打仗了,都在开始听商细蕊唱戏。范链称当时是因为常之新和蒋梦萍离开平阳,商细蕊伤心过度唱起了疯戏,整整一天一夜都没有停,但是不可否认商细蕊唱戏的确好听。话说到这里程凤台想起了自己和郑原木有约,干脆拉着察察儿一起去听戏。

  让程凤台没有想到的是今天唱戏的人居然是商细蕊,一进戏园子里面就热闹非凡,程凤台带着察察儿去和郑原木会和。程凤台一点也不喜欢看戏,他是留洋回来的比较喜欢看电影,对戏曲一点也听不懂。郑原木希望程凤台能把东边的路让出来,到时候他可以付出两成的费用,程凤台并未答应,此时正好商细蕊上台唱戏打断了郑原木。

  程凤台一看怀表中的照片和商细蕊非常相似,这简直让他惊呆了,并且摘下自己手上的戒指让察察儿打赏。察察儿却因为一个不留神砸中了商细蕊的脸颊,这让察察儿很内疚,程凤台答应等会儿带着察察儿去道歉。

  下面的人纷纷吵嚷让退票,咒骂商细蕊唱戏难听,郑原木更是要下去看热闹,程凤台眉头一皱。

鬓边不是海棠红第2集分集剧情介绍

程凤台为商细蕊出头被打 商细蕊被邀请唱戏再遇难

  程凤台让察察儿在台上等着,他下去看看情况。郑原木告诉程凤台因为商细蕊把这个剧本改了所以大家都不爱听了,换了很多戏班子都这样,所以大家都开始想要收拾商细蕊了。郑原木认为水云楼早晚得让人砸了场子,因为一个人想要挑战所有人简直就是找死。程凤台笑言这个商细蕊和自己很相似,千篇一律的作品是该改改了,而他也知道郑原木今天来找他就是为了那东边的路,但是如果郑原木不同意捐款,他非但不会同意让路,还会加码。郑原木赶紧找个理由离开了,大家都起哄,有人甚至往商细蕊身上泼水,程凤台看不过去上前阻止。

  台上商细蕊不停唱戏,台下的人和程凤台动手打架,戏院的人一看是程凤台被打,立刻赶过来打走了混混。老板告诉程凤台那些人都是有名的混混,戏院的人也是守住了二楼维护治安,忽略了一楼,程凤台斥责老板就不顾一楼百姓死活,就知道讨好楼上的。

  老板本要让商细蕊停止唱戏,程凤台却依旧要求继续唱戏,他一个人也要看戏,看着台伤的商细蕊唱戏,程凤台想起了另一个唱戏女人的样子。

  程凤台和察察儿到后台看商细蕊,商细蕊其实也早就看到程凤台受伤了,只是早就练出来的台风不管台下如何台上都稳如泰山。这点让程凤台很欣赏,商细蕊生气今天被砸场子老板并未及时处理,声称要离开这个戏院到别处唱戏,老板因为找不替班的人希望商细蕊还能继续唱戏,老板答应给双倍的商细蕊认为应该唱到月末,钱一分钱不多要,但是今天的贵妃醉酒唱砸了,最后一场还要唱这个,老板忙答应下来,只要商细蕊肯上台唱什么都行。商细蕊看程凤台衣服破了还拿了自己的衣服给程凤台穿。

  范湘儿听说今天程凤台为了商细蕊打架受伤心中生气,嘴上也不由得发牢骚,自称自己是一个穷丫头也根本配不上程凤台。程凤台忙哄着老婆开心,也答应以后不带着察察儿出去了,范湘儿这才露出笑脸。

  戏班里的人都很生气,认为今天混混闹事老板也不管,但是商细蕊也不该罢演,毕竟这么多人吃喝问题呢。小来让商细蕊亲自到姜荣寿家里赔礼道歉,认为一定是得罪了树大根深的姜荣寿才会被人砸场子,商细蕊气得拍桌子,声称自己不玩虚的。

  那些人都是姜登宝找的人去闹事,那些小混子被抓进警察局严刑拷打,因为得罪了程凤台。小混混同伙来找姜登宝说情,姜登宝一听这话立刻要和自己撇清关系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当姜登宝回到家里发现警察刚从家里离开,立刻就吓破了胆。

  姜荣寿训斥了姜登宝,声称被抓的人已经供认不讳了,姜登宝承认自己看不惯商细蕊在北平地界还那么横。姜荣寿责怪姜登宝不会办事,现如今大家也都会帮着商细蕊说话了,是姜登宝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姜荣寿劝说姜登宝不要着急,打蛇必须打七寸,日子也还长着呢,如今不疼不痒还惹了自己一身骚。

  之前范链一直请商细蕊来唱戏,商细蕊都不肯来,这次范链以程凤台的名义办了酒会请了商细蕊,商细蕊就来了。第一次见到商细蕊没有穿戏服的样子程凤台愣是没认出来。

  大家都一直让商细蕊不停唱戏,程凤台劝说大家要听以后花钱上戏院听,不能让商细蕊一直唱戏。商细蕊出于程凤台面子问题表示自己可以唱,程凤台却并未让商细蕊继续唱戏而是单独将他请到了后院。

  程凤台给商细蕊倒了一杯咖啡,但是又担心商细蕊会害怕被下药,商细蕊却丝毫不忌讳拿过来就喝了。商细蕊穿着素雅,声称自己在台上太花哨了,在台下就喜欢素雅。商细蕊也告诉程凤台自己这些年唱戏所得并未存款,也没有买房置地,而是把所有钱都用来置办行头了。

  程凤台告诉商细蕊那天闹事的人都是受了姜登宝指使,并不是因为商细蕊改了戏词所致。商细蕊也猜到了,知道是自己没有去贺寿得罪了人。

  商细蕊把自己衣服上的腊梅花直接别在了程凤台衣服上,声称算是一种感谢,也让程凤台俏皮一下。此时,有人来叫程凤台去接着打牌,程凤台让商细蕊坐在自己身旁,保证不会有人敢再指使他,商细蕊竟然也毫不客气。

  程凤台一直输牌,让商细蕊帮着自己随便摸一张牌,商细蕊担心自己连累程凤台赔钱,程凤台却丝毫不介意。却没有想到商细蕊一张牌居然让程凤台赢了,程凤台大喜声称自己的好运来了。

  程凤台为商细蕊返工的衣服回来了,商细蕊验货时候程凤台就打着手电筒一旁让他细细看,因为商细蕊反是和戏曲沾边的事情就任何交情都不看了,结果自然让商细蕊非常满意。

  金瘸子举办堂会,表面上是为了慰劳那些士兵,实际也是为了圈钱向曹司令示好,多少自己还能落下点钱。商细蕊自然也在邀请义演之列,商细蕊欣然前往,但是堂会要求不许穿着戏服,也不许有乐器伴奏。为了能让商细蕊有所不同,刻意为他安排了一个拉胡琴的,结果却被商细蕊给气走了。金瘸子提醒属下的人转告商细蕊,今天所有人都是为了商细蕊而来,如果商细蕊不好好唱戏就等着吃枪子。程凤台也和范链在其中,一听说是商细蕊来唱戏,程凤台饶有兴趣要留下来听听。

  商细蕊一听要请自己吃枪子一点也不着急,并且还要求给自己拿来一个猪肘子,吃完了就有主意了,人们都以为是商细蕊的特殊嗜好,上台前要吃一顿好的。

  姜荣寿听说了商细蕊的事情就把商细蕊叫来,答应可以帮忙商细蕊,只是希望商细蕊能在所有人面前向他赔礼道歉。商细蕊却直言两人相互看不上,也没有必要相互假惺惺讨好,他即便吃枪子也不愿意。姜荣寿气得掉头就走,此时,程凤台过来让商细蕊去自己商行躲着,金瘸子也不敢找商细蕊的麻烦,商细蕊却认为程凤台是英雄救美习惯了,可惜他不是美人,并且豪气让程凤台好好等着听戏,他也不会让程凤台失望。

鬓边不是海棠红第3集分集剧情介绍

商细蕊唱戏得罪金瘸子 程凤台欲助商细蕊解怨

  姜荣寿本来要等着看商细蕊出丑,没了拉胡琴的就看他如何唱戏。岂料,商细蕊自己拿着胡琴上台,自拉自唱且水平高超引得满堂喝彩。范链也由衷赞叹商细蕊了不起,并且认为程凤台运气好,他追商细蕊那么久的戏也是第一次看到自拉自唱的商细蕊。

  姜荣寿心中生气就设下计谋,故意让商细蕊听到他和姜登宝对话,商细蕊得知这次募捐的善款被金瘸子贪污。商细蕊气得登台唱戏,本来他就是生角出身后来改的旦角。商细蕊在台上借着唱戏把金瘸子贪污善款的事情揭露出来,气得金瘸子命人追捕商细蕊。

  程凤台尤其称赞商细蕊英雄好汉,看到商细蕊躲过那些追捕的鹰犬,程凤台及时让商细蕊坐上自己的车离开了。程凤台本来也就是吓唬一下商细蕊,认为他一个小泥鳅翻不起大浪随后并未带人追赶。

  程凤台安置了商细蕊,并且设局半路抢劫了金瘸子的钱箱子捐献给了东北抗联战士。商细蕊也很快找到了一个更加好的戏院落脚,姜荣寿心有不甘,已经开始和姜登宝计划下一步对付商细蕊的计划。

  商细蕊带着水云楼的人来到戏院,本来早就安排好了的结果却被龙春班的人给抢了地位。老板解释因为金瘸子要撤退了,曹司令以后就接替了金瘸子,曹司令就是这里的主了。而商细蕊之前曾经和曹司令有过节,所以大家都不敢用商细蕊,即便是商细蕊去别的地方也不会有人敢用。

  程凤台请商细蕊吃饭,询问商细蕊和曹司令之间的过节,商细蕊声称自己根本和曹司令没有过节。当初曹司令让商细蕊为自己唱戏,来来去去就那么几出戏,商细蕊就打算离开回归戏园子。曹司令拿着枪指着商细蕊的脑袋,逼问他是要戏还是要命,结果商细蕊说自己要戏。商细蕊认为曹司令也就吓唬吓唬他,可是这些文章被人杜撰出来就变了样。

  程凤台相信商细蕊的话,他知道如果曹司令想要杀一个戏子根本不需要自己动手,可是又没人能为商细蕊证明。程凤台答应趁着他孩子周岁宴席的时候帮着商细蕊摆平这件事。

  常之新和蒋梦萍来找范湘儿,常之新抱着孩子喜欢得不得了,蒋梦萍很眼馋也很内疚,告诉范湘儿自己不会怀孕了,说着说着就落泪了。一边抱着孩子的常之新看到后慌忙过来关心询问蒋梦萍,得知蒋梦萍是为了孩子难过,常之新慌忙把孩子递给佣人并且表示自己不喜欢孩子,也不要孩子,他只要蒋梦萍。范湘儿忙命人把孩子带下去,看到常之新搂着蒋梦萍安慰的样子让范湘儿很羡慕。

  范湘儿送给蒋梦萍一对耳环,并且自责一开始不该提起这件事,希望蒋梦萍不要难过。常之新此时着急来找蒋梦萍,声称半小时没有看见蒋梦萍似乎过了很长时间,他是一刻也不能离开蒋梦萍。常之新一下子就发现了蒋梦萍耳朵上的耳环,还告诉范湘儿他一天能看蒋梦萍八百遍,只要蒋梦萍有一点变化他都能发现,所以心中眼里也只有蒋梦萍。蒋梦萍有些害羞,而范湘儿却对这对情侣羡慕不已。

  晚上,范湘儿对着镜子梳妆,反复摸着自己的耳环。此时,程凤台回来倒头就睡,范湘儿拉起程凤台想让他发现自己换了耳环,可是程凤台根本就没有发现,反而认为范湘儿稍微胖了点,但是还不忘称赞她漂亮,这些话在范湘儿看来并未走心,因此心中也有些不痛快。程凤台让范湘儿操持一下孩子周岁宴,另外曹司令接风宴也一起办了,范湘儿心中不悦,认为自己只是一个操持家务的。

  程凤台的姐姐程美心忙着操持周岁宴,反而是范湘儿一直没有露面坐在房间里反复想着常之新和蒋梦萍。程美心风风火火闯进来,范湘儿询问程美心如果一个女人从未被人爱过是不是白活了,程美心认为程凤台就不爱她,常之新非常爱蒋梦萍。程美心认为男人和男人不一样,有人喜欢把爱挂在嘴上,有的人喜欢把爱放在心里,有人喜欢风月场上,有人却不解风情。程美心认为范湘儿嫁给程凤台就是不解风情,但是却聪明伶俐,不像她嫁给的是曹司令这个莽夫。听了程美心的劝慰,范湘儿心里也释然了,随着程美心赶紧去应酬了。

  老葛催促程凤台去门口迎接曹司令,程凤台却认为曹司令一定是喜欢晚到出风头,一听说戏班子来了程凤台慌忙去后面看商细蕊。在后院,程凤台让商细蕊好好唱戏,他会找报社的人在下面拍照。到时候报纸上登上,商细蕊金嗓一开,曹司令笑逐颜开,从此商细蕊的事情也就迎刃而解了。

  此时,一听说曹司令过来了,程凤台慌忙去门口迎接,曹司令给程凤台带来很多贺礼,程凤台笑言自己没有第二个姐姐可以嫁给曹司令。曹司令和程凤台有说有笑,一看关系就不一般。

  范链来后院看到蒋梦萍和常之新也帮着忙活赶紧拉着二人去见曹司令,范链认为常之新也在政府任职,能和曹司令混个眼熟将来有帮助,常之新虽然不情愿但也被范链拉了去。

  程凤台一直和曹司令有说有笑,趁着曹司令开心的时候程凤台提起了商细蕊,并且表示不相信曹司令会和一个戏子结仇,但是北平的人传言俩人有仇,把商细蕊挤兑到没地方唱戏了。程凤台还提出要让商细蕊下跪道歉,可是曹司令却声称商细蕊和自己不配做仇人,但是也相信商细蕊膝盖骨非常硬,相信他不会过来下跪道歉,如此一来到时候再真一气之下毙了商细蕊倒是增添了晦气。曹司令让商细蕊出来唱秦腔,商细蕊本都要扮上了,如今听到临时改戏只好决定素装上台。

  程美心来到后院听说今天唱戏的人是商细蕊立时愣住了,担心常之新和蒋梦萍也过去慌忙赶去。

鬓边不是海棠红第4集分集剧情介绍

商细蕊遇蒋梦萍再“发疯” 商细蕊向程凤台诉说往事

  程美心叫出了程凤台,责怪他把商细蕊请过来,程凤台让程美心放心,只要有他在商细蕊不会怎么样,再说人太多了,即便见面也未必认识。程美心见说不动程凤台只好让管家把常之新和蒋梦萍先送回去,并谎称家里来亲戚了。

  小来无意中看见了蒋梦萍和常之新,端着猪肘子给商细蕊送过来时候就非常紧张,还小心翼翼提醒商细蕊干脆别唱了。商细蕊却认为小来是觉得这里太大了害怕并不以为意。

  正当常之新和蒋梦萍被送到大门口时候,恰好范链回来了,范链二话不说就把二人给带回去听戏,并且还表示会派人把家里来到 人一并接过来。

  当商细蕊一上台台下的常之新就坐不住了,径直和商细蕊大眼瞪小眼。商细蕊回想之前蒋梦萍要跟随常之新离开,商细蕊担心蒋梦萍被骗阻止不让去,蒋梦萍却认为自己即便被骗也心甘情愿。小时候蒋梦萍曾经说过要和商细蕊每年一出新戏,蒋梦萍却声称就当是她欺骗了商细蕊,蒋梦萍坚持要离开。商细蕊叫住了蒋梦萍并且警告她如果今天蒋梦萍离开了从此恩断义绝再不相识。

  商细蕊开始唱戏,但是曹司令却听出商细蕊唱的不是包黑子,也听不出是什么。常之新带着蒋梦萍慌慌张张要离开,曹司令拔出手枪对着蒋梦萍和常之新命令所有人不许离开,谁出门就蹦了谁,并对天鸣枪。记者拍下了这一幕,而蒋梦萍和常之新也没敢再离开,程凤台示意范链去劝常之新和蒋梦萍坐下。

  曹司令命商细蕊继续唱,商细蕊一声声唱着,台下的蒋梦萍激动惶恐落泪,脑海中浮现的都是商细蕊狠狠的眼神。蒋梦萍当场晕倒过去,程凤台对此也很有歉意表示要私底下教训商细蕊,范链却认为商细蕊根本不会听训。

  常之新没有想到这些年过去了商细蕊还那么记仇,也没有想到会在北平遇到。范湘儿也将范链狠狠训斥了一顿,程凤台只能表示歉意。

  曹司令责怪当初商细蕊不肯留在司令府,否则也不至于在北平混成这样被人挤兑。而现在他管理北平了,曹司令询问商细蕊是否害怕,商细蕊声称自己以前不怕,现在也不怕,曹司令冷不丁吓唬了一下商细蕊,商细蕊却一动不动,曹司令哈哈一笑称赞商细蕊还是商细蕊。

  程凤台送曹司令离开,本来要回来找商细蕊算账,商细蕊却已经离开了,还留下一句话向程凤台道歉,并承诺将来赔付程凤台,程凤台余怒未息。

  范湘儿吃饭时候说了几句,责怪程凤台不该把商细蕊带来,程凤台气呼呼撂下饭碗离开了。商细蕊在戏班子吃饭时候下面的人也因为一些琐事吵架,气得商细蕊撂下饭碗离开。来到大街上,商细蕊遇到了开车来的程凤台,程凤台将商细蕊来到了郊外。

  程凤台责怪商细蕊如此回报他?并且认为眼下舆论本身就对商细蕊不利,商细蕊却还要将把柄送给别人。程凤台认为蒋梦萍已经结婚了,即便是商细蕊再放不下也该放下了,不该在那么多人面前闹疯病。商细蕊沉默了许久,小声告诉程凤台事情不是那样的。

  商细蕊告诉程凤台其实不管蒋梦萍嫁给谁,他虽然不看好,可是却也不会去为难蒋梦萍。只是蒋梦萍曾经说过商细蕊是和她没有血缘关系的最亲的人,是她心头最要紧的人,即便是子女夫妻都没有商细蕊重要。可是最后认识了常之新蒋梦萍就变了,他再也不是蒋梦萍心中最要紧的人了,这在商细蕊看来就是背信弃义。

  商细蕊五岁时候被卖入了戏班子里,多亏有蒋梦萍的照顾,商细蕊也总是遇到不懂的或者要更改戏词时候都会和蒋梦萍商议,商细蕊从生角转换成旦角与蒋梦萍一起唱青蛇和白蛇颇为受欢迎。那时候商细蕊最开心的岁月,觉得蒋梦萍就犹如自己母亲一样照顾着她,只是到了后来蒋梦萍认识了常之新就变了,每天也不唱戏就知道围着常之新。就连商细蕊受伤蒋梦萍也看不见了,这让商细蕊很受伤。

  商细蕊认为蒋梦萍背着自己和常之新好起来,他心中虽然生气也没有舍得对蒋梦萍说一句重话。后来蒋梦萍又带着常之新票戏,居然上台就是唱许仙和白蛇,这让商细蕊心里更难受。

  程凤台认为商细蕊和蒋梦萍就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两个人,经常朝夕相处一定会有问题,所以商细蕊才会那么生气。商细蕊解释自己和蒋梦萍一直都是一个被窝睡觉,如果他要是对蒋梦萍有想法早就有了,可是他生气蒋梦萍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居然背弃了诺言。程凤台认为这个诺言本来就不能作数,蒋梦萍也应该有自己的生活,商细蕊却固执认为蒋梦萍就是发春。

  天上飘起了雪花, 程凤台也劝了商细蕊很久,可是商细蕊始终没有转过弯来,认为信誉就是信誉,承诺了就必须遵守。细蕊还给程凤台讲述了范张鸡黍,当时两人承诺要约会,可是有一个人已经死了,为了不失约居然鬼魂前来赴约,商细蕊认为生死都无法违背诺言,何况还活着。

  程凤台本来是要说教商细蕊的,没想到却听了商细蕊说了很多话,商细蕊告诉程凤台他本来上车之前很害怕,以为程凤台会和曹司令一样动不动就拿出一把枪,他即便身手再好也躲不过枪支。程凤台忍不住笑了,询问商细蕊是否冷。商细蕊这才如实说出自己困了并不冷,但是又不敢表现出来,生怕程凤台一生气开车走了,到时候他只能走着回去了。程凤台再次被逗笑了,如实说出自己把商细蕊拉来郊外的山上目的就是如此。

  范湘儿在家里坐卧不宁,一直等着程凤台回来,程美心只好一旁安慰着。

  程凤台送商细蕊回去,还把商细蕊落下的头饰还给他,商细蕊道歉自己唱砸了小少爷的堂会,一定会补上,这也是他的承诺。商细蕊回去之后,程凤台立刻要求司机开车去报社,本想要帮商细蕊,没想到又闹出这样一出戏,程凤台担心报纸指不定怎么写到时候再毁了商细蕊。

  此时,忽然掌柜来找程凤台,自称是抓到了一个贼,程凤台慌忙赶过去。贼自称是来偷枪支的,而且是古家寨的大当家派他来的,程凤台对络子岭上上下下都熟悉,根本没有见过这个这个人。经过试探

  程凤台准确猜出面前贼人是曹司令儿子曹贵修的人,一直都知道曹司令父子不和,程凤台也无意为难曹贵修的人放他离开。程凤台知道这些枪曹司令是用来打日本人的,所以命人严加看守不能出事。

  贼人回来向曹贵修谢罪,曹贵修也早就知道程凤台不好对付,本就没打算属下能办事成功,但是却也叮嘱属下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拉拢程凤台为己用。

鬓边不是海棠红第5集分集剧情介绍

商细蕊见招拆招再展风采 程凤台为商细蕊再出头

  天刚亮,曹贵修就来找程凤台,程凤台认为曹修贵想要和父亲分庭抗礼,所以也不想掺和他们之间的事情干脆不见了。

  报纸上登着商细蕊惹怒曹司令,新仇旧恨一起来曹司令把枪的新闻登报。程凤台虽然着急起来就要去找报社,可是却因为发烧了被范湘儿强行按下。

  八爷来找商细蕊催促房钱,十九慌忙让人倒茶,并且希望能缓一缓。八爷声称现在的世道不太平,不能一个月交租一次,必须是半年交租,如果再凑不齐就是手底下的人过来催讨了。

  姜登宝偷偷找了戏班子的小万,结果被小来发现了,姜登宝干脆打晕了小来。等小来醒来后意识到有人要算计商细蕊慌忙跑回去,可是商细蕊已经上台和小万开始唱戏了。台上商细蕊水袖舞动,上演了红楼梦晴雯,小万递给商细蕊的扇子就是已经被撕坏了的,幸亏商细蕊机智当场演绎完美无缺,台下愣是没发现还叫好声一片。

  商细蕊回头训斥了小万,并声称自己唱早班唱不了几天,也不会挨着柳云心的事情,所以也犯不着暗算他,小万忙不迭道歉。商细蕊也认为自己这次水袖舞动很好,下次再唱晴雯就这么唱。

  为了凑足房钱,商细蕊打算把自己从小戴的玉佩递给八爷,钱的事情慢慢想办法。商细蕊因为对钱的事情从不上心,戏班子的人总是以各种名目从账目上借钱,所以才会没有钱。

  小来拿着玉佩来找八爷,但是却舍不得给,干脆小来就拿出了自己的私房钱,并且希望大家都一起凑凑钱。结果大家都左推右推声称自己没有。八爷正在闹事的时候,商细蕊拿着钱过来交给她,八爷认为这里已经被糟蹋不像样,来年不肯租给商细蕊了。之前八爷希望商细蕊住在这里,觉得他是一个角最起码有名气,没想到商细蕊得罪了曹司令,万一哪天出事了曹司令拿着枪把这些人都打死就完了,这里就成了凶宅了。一句话气得商细蕊赶走了八爷。

  大家都还争吵不断,这让商细蕊非常生气掉头离开了,小来看出这些钱是商细蕊当了戏服换来的,心疼商细蕊的小来随后追赶商细蕊而去。大家都开始埋怨曹司令害了戏班,本来好好的班子,让曹司令害得只能典当戏服过日子了。

  程凤台来后台找商细蕊,恰好是商细蕊在这里唱的最后一出戏,而龙春班的人欺负商细蕊要赶他出去化妆。程凤台为商细蕊撑腰,而且还带着他直接去了包间化妆,凡是对商细蕊好的人程凤台都打赏。

  第一出戏是小寡妇上坟,商细蕊认为唱的不咋地,还喝起了倒彩。在商细蕊看来不管是什么状况下都不能丢失了水平,那小时候他也是带着一身伤痕翻跟头,程凤台由衷觉得商细蕊这些唱戏的不容易。

  程凤台看商细蕊扮上了杨贵妃就声称自己听过长生殿的剧本,商细蕊霸气表示自己的长生殿和别人不一样,只要是程凤台看过了一定不会觉得白来。

  戏台上的商细蕊绽放着光芒,台下的程凤台凝眉注目欣赏,家里的范湘儿一直来回踱步等着程凤台回来。

鬓边不是海棠红第6集分集剧情介绍

程凤台痴迷商细蕊版杨贵妃 醉酒程凤台夜宿商细蕊水云楼

  程凤台看着台上商细蕊的杨贵妃,似乎商细蕊是带着杨贵妃的灵魂在舞动。杨贵妃可以不那么执着放弃自我,这样就不必自杀了,可是她不会,因为放弃自我就等于没有活着。这也正是商细蕊的心声,一时之间程凤台恍若在梦中,甚至想要阻止杨贵妃的自裁,想要帮助商细蕊,可是商细蕊却声称自己不需要帮助,也要赶紧去上吊,担心迟了些就被后悔追上。

  程凤台想起当时的母亲也是离开戏台以后失去自我,为了寻找自我母亲离开了家里,在家里败落的时候程美心不得已离开自己所爱之人嫁给了曹司令。范湘儿本来是商贾之女自从嫁给他之后每天相夫教子,被困在这方寸之地。

  自从看了商细蕊的杨贵妃之后,程凤台似乎丢失了魂魄一样失魂落魄回家去,天空飘着雪花程凤台似乎丝毫未察觉,商细蕊追出来默默看着程凤台的背影。

  程凤台回到家里也是一言不发,似乎丢了魂魄一般,范湘儿接出来程凤台似乎也看不见一般。这个样子的程凤台让范湘儿忧心忡忡,自从认识程凤台开始从未见他如此过。

  程凤台一个人坐在桌子边闭目凝神,一言不发,似乎有某种旋律萦绕心中。放着戏曲唱片,程凤台却一句也听不进去,这些人唱的和商细蕊所唱无法比拟。范链见状声称自己拥有商细蕊全套唱片都可以给程凤台听,程凤台感慨商细蕊上台之后和戏台子下面根本判若两人,台上的商细蕊就好像和人物融为一体。商细蕊的灵魂在程凤台看来也是有质量的,细腻的,丰富的,和商细蕊的灵魂比起来程凤台觉得自己就好像酒囊饭袋一样。

  程凤台一摇三晃出门而去,范湘儿反而放下心来,以前总怕程凤台会玩疯了不知道回来,现在一连几天程凤台没有出门范湘儿反而不踏实。范湘儿忽然觉得不管程凤台去哪里都好,只要心在家就行。

  柳云心担心被抢了场子,所以就宁可生病也要登台,老板只好让商细蕊按照约定离开,小来担心最后唱戏的地方都没了。一直在门外等着的程凤台,一看见商细蕊出来立刻就按喇叭,商细蕊让小来先回去自己单独去找程凤台。

  商细蕊也毫不客气提出自己想要吃甜点,程凤台就带着商细蕊去吃点心。商细蕊追问程凤台是否满意他唱的长生殿,程凤台认为商细蕊唱的非常好,别人的杨贵妃是被逼死马嵬坡,而商细蕊的杨贵妃就好像是美女救英雄慷慨赴死。程凤台认为这个应该改名叫盛唐传,而不是长生殿。程凤台认为商细蕊所唱都是对未来的预言,唱的是盛世可也是哀乐。

  讨论起杨玉环的时候商细蕊认为唐明皇就是混蛋,不算是爱情故事,明明唐明皇有了杨玉环却还去找江采萍,这才让杨贵妃吃醋。程凤台觉得必定是商细蕊又想起了蒋梦萍。

  程凤台跟着商细蕊来到戏班喝酒,十九他们一看是程凤台都认为戏班有救了,毕竟程凤台和曹司令熟识。商细蕊告诉程凤台以前他听说有一种烟叶,可以让男声变成女声,而他因为嗓音独到根本用不着那些玩意。商细蕊和程凤台边喝边聊,不知不觉月亮已经爬上老高了,屋外戏班的人都围在门口想偷听,可也听不到什么。

  商细蕊和程凤台不知不觉喝多了,商细蕊就穿上了一套戏服,并且告诉程凤台这个是他第一件行头,虽然看着很普通,可是却是他胆子。程凤台很好奇想要看看商细蕊的“胆子”长什么样,商细蕊骄傲声称这个上面的珠子都是真的,只有把真的穿在身上才叫天衣无缝。

  程凤台告诉商细蕊他在国外也曾经写过一些戏,商细蕊很相信程凤台有这个才能,要不然也不能坐在他对面。程凤台讲述自己的戏一个女主和男人私奔跑出来,男的出去做生意把女的扔在家里,女的就一直独守空闺。最后,女人有了很多情人,送走了旧人来新人,突然女人醒悟了情人的感情都是过眼云烟,只有自己才能掌握自己的幸福。女人开了织布作坊,找了很多女人来织布,结果生意越做越好,最后就有很多人慕名而来,点名要她的布。

  商细蕊忽然有所感触,很想演一下这个传奇的女人,商细蕊沉默不语。正在此时,程凤台的司机过来要接他回去,十九慌忙拦住并谎称程凤台不在赶走了司机。

  十九命人好好盯住了,不能让曹司令的小舅子跑了,最起码可以借点钱度过难关。房间里的商细蕊和程凤台聊着聊着就睡着了,程凤台起身准备离开,刚到院子里就被十九等人拦住了,并且大打苦情牌劝说程凤台留下,否则担心商细蕊醒了责难他们,程凤台当天晚上就宿在了商细蕊房间里。

  次日,大家看到商细蕊出来都打听昨天和程凤台商量好如何对付曹司令了吗?商细蕊一看大家的样子立刻猜到他们都想从程凤台这里捞到好处,立刻勒令大家不许打程凤台的主意,在商细蕊看来程凤台是知己,是真喜欢他的戏。

  后来商细蕊就带着程凤台来到天桥上,这里杂耍卖艺的人比比皆是,程凤台被小偷偷了钱,商细蕊一个健步冲上去三下五除二就制服了小偷拿回了钱。商细蕊还阻止了程凤台报警抓小偷,在商细蕊看来这是江湖规矩,只要打过了就不能送警察局。

  商细蕊带着程凤台来到一个破旧寺庙里,这里早就荒芜被人遗弃了,商细蕊打算在这里盖一个戏园子,以后就再也不去别人的地盘唱戏了,也不用和别人分成了。程凤台以为商细蕊一定会向自己拉赞助,岂料,商细蕊却声称他有一笔祖上留下的钱,非到万不得已不能动用。

鬓边不是海棠红第7集分集剧情介绍

六月红欲出家离开水云楼 商细蕊内部出叛徒病倒

  离开了寺庙来到街上,一群小叫花子又缠住了商细蕊,商细蕊也不吝啬给小叫花二傻写下了借据,由于认字少商细蕊甚至不会写傻字,干脆就画了一个圈让他们去水云楼拿钱。

  老弦儿也跑来在商细蕊面前唱段子要钱,商细蕊给了些老弦儿嫌少。程凤台看出老弦儿和商细蕊熟识就主动拿钱给老弦儿,老弦儿嬉皮笑脸抢走了程凤台手里所有的钱,气得商细蕊要收拾老弦儿被程凤台拦住。商细蕊声称之前看着老弦儿可怜就收留他在戏班子里打扫卫生,可是没有想到老弦儿总是鼓捣孩子们去嫖娼赌博,这才被商细蕊又赶出去了。

  商细蕊听闻戏班子打起来了就和程凤台分道扬镳,原来是六月红被薛大千看中下了聘礼,十九为首的人都为难六月红不让其离开。腊月一直维护着师姐六月红,在腊月看来自从六月红出师以来师兄弟们都嫉妒不曾给过她一天好脸色看,这才逼着六月红离开。

  商细蕊也生气六月红不争气要去做小,六月红解释薛大千保证她和其他太太平起平坐,并且无奈告诉商细蕊她已经怀孕了。商细蕊大怒要让六月红打掉孩子,腊月维护这六月红推了一把商细蕊,商细蕊气得坐在腊月身上打他屁股。

  六月红当初也是被哥哥嫂嫂卖到水云楼的,卖身契还在商细蕊手中,按照协议至少六月红要赔偿百倍的赎金。可是商细蕊什么都没有要而是让小来拿出卖身契直接撕毁,商细蕊当众提出如果谁想走都趁现在提出来,一样可以拿到卖身契离开。

  当中有几个犹豫想要走的,终究没有勇气提出来。商细蕊宣布要动用祖产开一个属于自己的戏园子。之前商细蕊比所有人都提前来北平,就是为了把祖产藏在这个院子里。后来房东涨价商细蕊也要住下来,就是为了守住财产。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箱子打开时候里面已经空空如也了。其中三个人因为不服气在这个戏班子里,认为是商细蕊控制了他们发财的机会,因为一张卖身契被困在这里,所以就偷偷拿了里面的东西卖掉,钱也都花光了。商细蕊气得撕毁他们的卖身契,让大圣将他们关入了警察局。

  因为这件事让商细蕊大病一场,昏迷不醒,迷糊中商细蕊累极了想要放弃,父亲一直严厉要求商细蕊,从小商细蕊身上挨打自己都记不清多少次了。父亲曾说过,要想人前显贵必要人后遭罪,如果不想被人拿住就要远远甩开那些人,只有狠下功夫才能高高在上,而商细蕊是没有资格说放弃的。

  范湘儿审问了司机后知道程凤台住在了戏园子了,心里有些不痛快,帮着程凤台穿衣服时候也是话中带着丝丝醋意,程凤台让范湘儿尽管把心放在肚子里,他的心永远在家里。程凤台让范链从国外请了一个建筑师过来,为的就是把仙人洞那里修建一下,免得来回走的人被塌方砸到了,这样也方便自己办事。程凤台希望妻子也能跟着一起去应酬,范湘儿声称自己的丈夫八面玲珑,根本用不着她去帮忙应酬,程凤台也不为难范湘儿,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就离开了。

  商细蕊醒来直奔院子里来,跳到箱子里不肯出来,这下急坏了戏班子里的人,慌忙去给商细蕊买大肘子哄着他出来。

鬓边不是海棠红第8集分集剧情介绍

商细蕊决定搬回平阳 程凤台寻觅建筑高手

  戏班子里的人都围着大箱子,但是不管怎么叫商细蕊都不出来,就连自己喜欢的大肘子也不吃了。十九一看这状况生气激动踹着箱子,声称当时商细蕊要和蒋梦萍闹掰也都依着他,后来所有的事情都依着他,可是现在已经让戏班子弄得生存不下去了,按道理来说商细蕊应该站出来经营好戏班子,戏班子不是商家的而是水云楼的。十九踹着箱子让商细蕊滚出来,并生气要离开再也不跟着商细蕊了。

  十九正在收拾东西的时候商细蕊忽然站在身后,并劝说十九不要离开,否则他就没有师姐了,失去了左膀右臂。十九生气告诉商细蕊他的师姐只有蒋梦萍,没有她这个师姐。商细蕊二话不说掉头离开,当即召开了所有人的会议,商细蕊声称这个戏班也不是他一个人的戏班,是大家的戏班。十九听着商细蕊说着这些也就放下了拎着的包袱。

  范链带着辛博士来到程凤台家里,辛博士是搞建筑的,对于程凤台家里的建筑非常欣赏,程凤台干脆带着辛博士四处转转。范湘儿陪同察察儿在凉亭里坐着,听闻辛博士和程凤台过来觉得有些失仪要赶紧撤走,察察儿坚持不肯离开范湘儿只好在这里陪着。

  辛博士爬上梯子查看凉亭里面的结构,对这里赞赏有加,从这个建筑结构触发灵感,觉得仙人洞有救了,但是需要找到房子建筑者,否则就必须拆了这个建筑让他研究一番,做出实验也得几年时间。这让程凤台倒是惊呆了,范湘儿一旁听到干脆拿出房子的结构图,当年建造房子时候结构图她给保存下来了。

  辛博士称赞房子的技术就是天才创造者,利用的都是卯榫结构,还能防震防塌,但是研究这个图纸也需要几年的结构,程凤台根本等不及。范湘儿有个蒙古格格的婶子,听闻婶子说过之前洋人火烧圆明园时候雷家人前去阻止,还烧死了不少雷家人,但是样式雷家还有活着的,也一定能找出来,他们就能造出这样的房子。

  程凤台忽然想起老弦儿在他和商细蕊面前唱的小段,说的就是样式雷还能雕梁画栋造房子,造房子不用钉子不用铆。

  商细蕊自责是自己辜负了大家的厚望,没有让大家发大财,到来这个节骨眼,商细蕊希望大家都能一起出来说说话,共同出谋划策。商细蕊承认失败的大部分责任都在他,如果大家愿意离开他也不挽留。随后,商细蕊拿出了所有人的卖身契,当着大家的面商细蕊一把火烧了。最后一个卖身契是商细蕊自己的,但是商细蕊要留着,并表示自己留下,只要他在一天水云楼就不散。十九带头表示自己不走,要和商细蕊在一起,商细蕊感动落泪,并且认为现在没有了牵制大家说的也都是真心话。商细蕊不想让大家跟着受罪,也知道北平活不下去没有必要留在这里,要带着大家回到平阳去。

  商细蕊要大家把东西都典当出去了,唯独对程凤台的戒指有些不舍,小来提出让商细蕊找程凤台借钱日后再还回去。商细蕊却表示自己不管找谁借都不能找程凤台,程凤台是欣赏他的戏,是了解他的人,士为知己者死。商细蕊认为程凤台已经让他去唱堂会了,可是他自己弄砸了,现在自然不能再找程凤台,小来也无法理解这种知己达到了何种境地。

  腊月一直在后面跟着送六月红出嫁,由于薛家老太太认为六月红是一个戏子不让大家铺张,只是一顶小轿子从后门进入。六月红让人落轿子说话,听闻商细蕊要带着人回到北平去,这让六月红很难过,但同时也提醒腊月有门路就去走,不能一辈子唱戏。六月红把自己的镯子交给了腊月,希望腊月能留着傍身,这也是她唯一能给腊月的。六月红认为嫁入薛家也是她能为自己找到的最好出路了。

  腊月拿着镯子失魂落魄回来,一进家门就被人抢过去,并且讽刺腊月舍不得六月红可以去陪嫁,腊月大喊大叫要镯子。双方正在争执时候商细蕊从里面出来,做主将镯子还给了腊月,并且让腊月好好收着。

  范链和程凤台来找老弦儿打听样式雷在哪里,当然又免不了一番破费,给的少了老弦儿都假装想不起来。程凤台只好一点点加码,直到把所有钱都给了老弦儿,老弦儿这才表示自己想起来了,还让二傻等孩子们叩谢程凤台给的钱。

  老弦儿带着程凤台和范链来到雷宅,样式雷一见图纸才让程凤台进去。在样式雷家里到处都是一些亭台楼阁的模型建筑。样式雷让程凤台也把图纸拿出来瞧瞧,程凤台干脆让范链先出去,他单独和样式雷说话,范链满脸不乐意走出去。